加州议会就职典礼散记


Henry Yang    12/05     11775    
4.7/7 

撰稿:Henry Yang


雨后的萨克拉门托,空气清新。庄重的加州议会大楼里,人流熙攘。这一天,2014年12月1日,新当选的加州参众两院议员将在此进行就职典礼。


参议院共和党领袖Bob Huff的办公室,温暖和煦。来自加州各地的共和党支持者们在此欢聚。北加SVCA及其他义工,和南加The Orange Club(TOC)等义工一见如故。过去几个月,我们分别在南北加的土地上奔走助选,相互鼓励。我们从未见面却又如此熟悉,我们距离遥远却又命运相连。今天,狼崽,Laura,唯美… 这些通过微信结识的ID,终于化为眼前鲜亮的俊男美女。


在一片欢笑声中,加州议会的政治新星们陆续串门。首先登场的是我们AD16的Catharine Baker。站在Huff夫妇的身旁,Catharine的面庞美丽而坚毅。从她身上我们看到了湾区的希望和明天。随后到来的是南加AD65的韩裔Young Kim。当AD66 David Hadley出现时人群一片激动。直到宣誓前一周,Hadley才以706票的微小差距赢得一场惊心动魄的胜利。TOC的助选为他俩及Janet Nguyen的当选立下赫赫功勋。新议员们的到来,给Huff办公室带来更多的欢声和笑语。


然而所有亲历过助选的义工们都知道,眼前这欢乐的场景是多么来之不易。这几场险胜靠的是候选人本身的出类拔萃,共和党的运筹帷幄,和Charles Munger, Jr.这谦逊的巨人,还有义工们的汗水和努力。在两党势均力敌的AD16和AD66,最终打破平衡的,是所有义工包括SVCA和TOC不计其数的扫街,插牌,电话和捐款,是在报纸和网络上持续不断的宣传,是BART清晨行动后车中酣睡的脸庞,是在九十多度高温中扫街时撒下的汗水,是为了Baker义务拍卖准备到深夜灯光下的背影,是即使在炎炎烈日下也持续翻滚的TOC橙色巨浪。


接近中午,去Baker的临时办公室观看众议员就职典礼电视直播。狭小的电视屏幕上,已经很难辨别一起宣誓的每一个议员,只听见他们那铿锵有力的誓词“…我将真诚效忠合众国宪法和加利福尼亚宪法…”


但是这80位众议员中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随时准备颠覆加州宪法中禁止种族歧视的条款。推翻Prop. 209,是加州民主党将近二十年不死的梦想。一次次的法庭挑战,一次次的立法行动,终以SCA5的闹剧而登峰造极。即使在SCA5暂时搁置后,民主党议员们那咬牙切齿的宣言仍音犹在耳:"Our Caucuses are committed to putting this issue (SCA5) before the voters of California."  就在大选前不久,教授们炮制的支持种族歧视的“民意调查”,向我们发出最危险的信号。而大选后Berkeley民主党草根们写给州长的公开信,更是呼吁Jerry Brown将恢复高校录取种族歧视尽快纳入议程。这一切都提醒我们眼前的只是暂时的胜利,这将是一场长久的征战。随着加州人口结构的改变,两年一战的议会选战将变得越来越艰难。终有一天加州将会陷落,终有一天SCA5将会公投通过,终有一天我们子女在加大入学中将重遭种族歧视。


除非联邦最高法院改变对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的解释,彻底禁止种族歧视。


而希望正在浮现。Edward Blum这孤独的勇士,正在联邦法院向Affirmative Action发起全面挑战。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将有可能在两个月内重返联邦最高法院;对哈佛大学和北卡大学的诉讼,开辟了最新的联邦战场。这三场官司激动人心但前景莫测,后两场官司可能旷日持久。而下届总统的党派,很有可能决定最高法院的组成,决定Affirmative Action的最终命运。只有共和党人当选总统,才最有可能终结高校招生的种族歧视。


但是现在,让我们暂时忘掉联邦战场的刀光剑影,回到加州议会,继续品味这来之不易的胜利,品味这荡气回肠的传奇:一群坚持理想无所畏惧的草根,面对强敌竟能帮助取得如此优美的胜利;一批渺小卑微被人轻视的个体,在加州历史上却能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