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在高院 (6) 德州风暴


Henry Yang    05/13     11440    
4.8/5 


撰稿:Henry Yang


2013 年,当代。“人人生而平等”那豪迈的宣言已在美洲大陆回响了237年,鲜血凝成的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平等保护条款已通过145年,明文禁止种族歧视的人权法案也已确立近50年,对亚裔和白人的种族歧视却仍然在美国大学招生过程中持续。在法律禁止歧视的各州,种族歧视偷偷摸摸地进行着;在没有禁止的各州,种族歧视明目张胆地进行着。左派把守的全美各名校克服重重困难,尝试各种花样,继续维持着新生录取中的特定种族照顾政策。


然而,就在这个时刻,高校录取种族歧视政策已经风雨飘摇,命运叵测。这是因为,在那以5:4票数免强批准有限种族偏向的案件Grutter v. Bollinger 近十年后,又一起相关案件摆在了联邦最高法院大法官们的案桌前,而此时高院的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决定性的改变。共和党总统小布什任命的反对种族偏向的大法官 Samuel Alito,取代了Grutter v. Bollinger的关键支持票Sandra Day O'Connor,几十年来反种族歧视的力量第一次在高院中占据了上风。根据美国的判例法,最高法院对一所学校的判决,将对全国范围的大学产生影响。难怪此刻种族歧视的倡导者们惊慌失措,战战兢兢地等待着高校特定种族优待政策的末日。


这起让左派们胆战心惊的案件便是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案件的幕后推动者,便是本系列今后几集的主角Edward Blum。


出身犹太裔的Blum,是美国司法界的传奇,最高法院的常客。每年上诉到联邦最高法院的所有案件只有约1%的机会被大法官们接受,但不可思议的是2012年以前Blum就曾将两起案件推入最高法院并赢得胜利;更不可思议的是2012-13高院年度Blum推动的另两起案件又被大法官同时接受,其中之一便是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 (注:应SVCA Foundation 之邀,Blum先生将于5月30日来湾区演讲,活动报名:tinyurl.com/blum530 活动介绍:https://drive.google.com/file/d/0B9oFp4Q7TMVuSURfajlvbE1ZSlk/view?usp=sharing)


种族曾经是University of Texas 录取新生的重要因素,但在1997年被联邦第五巡回法院判定违宪。为保证校园肤色丰富多彩,德州议会随即通过Top 10%法案:州内每所高中综合评估前10%的学生自动被德州大学录取,剩下为数不多的入学名额在全州范围内择优录取。这项法案已经保证了校园里足够的肤色"多元化”,但左派们仍不满足。2003年Grutter v. Bollinger判决的当天,University of Texas便急不可耐地宣布要在Top 10%以外全州择优录取的那部分名额中恢复Affirmative Action。白人女生Abigail Fisher于是成为种族歧视的最新受害者。


但和其他受害者不同的是,Fisher恰巧是Blum一个朋友的女儿,并且意志顽强坚韧不拔。从2008年起,在Blum的支持下,她状告德州大学种族歧视违宪,开始了这场极为漫长坎坷的诉讼历程。联邦地区法院和第五巡回法院先后站在德州大学一边,判定Fisher败诉。案子最终抵达最高法院。决战双方向高院递交了大量支持材料,并在2012年10月当庭激辩。随后,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等待着德州风暴的降临,等待着这场世纪大案的判决。


2013年6月24日,出乎几乎所有人的意料,最高法院以7:1的票数,将皮球踢回第五巡回法院,令其重新审判,理由是巡回法院没有对德州大学的录取政策按先前判例要求进行"严格审查"(strict scrutiny)。直到今天,Fisher一案仍悬而未决。


但是相比Grutter v. Bollinger, 高院此次判决收紧了种族偏向的条件,强调只有在race-neutral 的措施仍不能实现多元化后,才允许考虑种族因素:

"If “‘a nonracial approach . . . could promote the substantial interest about as well and at tolerable administrative expense,’” ... then the university may not consider race." "strict scrutiny imposes on the university the ultimate burden of demonstrating, before turning to racial classifications, that available, workable race-neutral alternatives do not suffice."


这次判决唯一的反对票是民主党总统克林顿提名的大法官Ruth Bader Ginsburg。她坚决认定德州大学特定种族优待政策合法。而共和党总统提名的大法官Antonin Scalia和Clarence Thomas都在意见书中明确表达彻底废除大学种族歧视政策的意愿。(大法官Elena Kagan因利益冲突未参与此案)


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 (第一集) 到此似乎可以告一段落,观众进入中场休息,等待续集。不料一年之后,资深法律记者Joan Biskupic出了本书,披露了高院审理此案的内幕,从而再次掀起波澜:原来高院最初是严格按党派划线,以5:3判决Fisher获胜。所有五名共和党总统提名的大法官一致认定德州大学违宪;三名民主党总统提名的大法官则认为种族偏向合法,其中Obama提名的西裔大法官Sonia Sotomayor意见尤其激烈。为避免高院分裂,经过大法官Breyer的调解,大法官Anthony Kennedy在最后一刻妥协。于是高院修改判决,将案件打回第五巡回法院重审。但这一切仅仅只能延缓高院两派的公开冲突。在不到一年之后的Schuette v. BAMN一案判决时,Sotomayer发表了长达58页措辞激烈的反对意见书,竭力为种族歧视辩解。Kennedy维护团结的努力最终付之东流。


每当回味这段历史,都不禁扼腕叹息。我们曾经离胜利是如此之近却又擦肩而过,我们的子女差点就摆脱歧视却又重返牢笼。仅仅因为一位大法官的善良和妥协,我们就可能为此付出难以计量的代价。


但是Fisher v. University of Texas并没有终结,新的战斗正在第五巡回法院酝酿。Ed Blum和Abigail Fisher稍事休整,又继续他们那史诗般的抗争。无数关注高校种族歧视问题,关注子女前程乃至美国前程的人们,都在紧张地等待着德州悬案续集上演,等待着Fisher重返高院。

----------------------------------------------------------------------------



决战在高院 (1) 平地惊雷


决战在高院 (2) 战局综述


决战在高院 (3) 高院简介


决战在高院 (4) 加州风云


决战在高院 (5) 姊妹双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