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在高院 (7) 挑战哈佛


Henry Yang    05/20     11725    
4.9/9 



撰稿:Henry Yang

1978 年,在最高法院审理关键的Regent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v. Bakke一案时,大法官Lewis Powell写下了影响此后数十年高校录取种族偏向政策的意见书。意见书认定校园种族多元化符合政府重大利益,因而可以实行招生录取种族偏向,但偏向尺度应以哈佛大学提供的模式为参考:种族只能作为一个加分因素,和其他诸多因素综合考虑,而不能作为决定性因素。多么经典的哈佛榜样。


“The Supreme Court was misled”。36年后,Edward Blum领导的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 (SFFA)状告哈佛种族歧视的起诉书一针见血。起诉书指出,所谓的"哈佛模式”,本质上就是对特定族裔的系统化种族歧视。当年"哈佛模式”的诞生,其目的恰恰就是为了限制犹太学生的比例。


2014年11月开始的这起案件目前仍在联邦地区法院审理,但其目的地直指联邦最高法院;起诉对象虽然是哈佛,但其终极目标是彻底终结全美高校新生录取中的种族歧视政策。


"Given what is occurring at Harvard and at other schools, the proper response is the outright prohibition of racial preferences in university admissions—period." SFFA的起诉书掷地有声。"Allowing this issue to be litigated in case after case will only “perpetuate the hostilities that proper consideration of race is designed to avoid.” ... Harvard and other academic institutions cannot and should not be trusted with the awesome and historically dangerous tool of racial classification. As in the past, they will use any leeway the Supreme Court grants them to use racial preferences in college admissions...to engage in racial stereotyping, discrimination against disfavored minorities, and quotasetting to advance their social-engineering agenda."


这是迄今为止反对高校录取种族歧视最响亮的宣言。SFFA v. Harvard因而成为我们时代意识形态领域最重要的决战之一。根据美国的判例法,最高法院对每个案件的意见书,都很可能对全美造成深远的影响。打赢这场官司,美国将继续人人平等的建国理念和宪法精神,继续任人唯贤的成功之道,我们的后代也将摆脱歧视;输掉这场官司,美国可能会一步步沦落成南非那样种族配额的国度。


关于哈佛录取一个流传很广的误解是:因为哈佛是私立学校,所以可以自由择生。其实不然。哈佛虽然是私立而不受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约束,但由于接受联邦资助,所以仍然受制于Title VI of Civil Rights Act of 1964:“No person in the United States shall, on the ground of race, color, or national origin . . . be subjected to discrimination under any program or activity receiving Federal financial assistance.” 这就是状告哈佛的法律基础。


哈佛诉讼的原告,是Edward Blum创立的Students for Fair Admissions, Inc.(http://studentsforfairadmissions.org) 这是一个既包括受歧视申请学生本人和家长,又包括未来申请学生和家长的组织,并且在继续寻找原告加盟壮大力量。而起诉书特别提到的原告之一的父母,便是来自中国的第一代移民。


起诉书本身,是一份既引人入胜又充满辛酸的经典文献。哈佛歧视亚裔学生的累累证据,在120页的起诉书中详细展现:从数十年新生录取和人口比例的统计数据,到招生官员的谈话记录;从专家学者的科学分析,到报纸杂志的感性报道,哈佛招生过程中对亚裔种族歧视的证据全面详实,触目惊心。


2015年2月,哈佛大学正式应诉,双方在联邦地方法院开始短兵相接,案情进入事实调查阶段。长期黑箱操作的哈佛,终于不得不同意向起诉方提供部分招生数据。当天,Ed Blum在发给支持者的邮件中宣布了这一重大突破:“We have breached the walls of the Ivy League and will soon start discovery in earnest. ”


对哈佛的调查震撼了同样实施种族歧视的兄弟院校。耶鲁法学院干脆销毁了所有的新生录取评价数据。Blum闻讯后立刻写信警告所有常青藤大学的校长,让他们保留招生数据以便配合将来可能的法庭调查。


哈佛诉讼走向最高法院的道路漫长坎坷,光目前的Discovery 阶段就要持续一年多。即使案件最终到达最高法院,那也将是四五年后的事情。那时决定诉讼成败的决定性因素,将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组成。共和党总统提名的大法官Scalia,Thomas,Roberts和Alito,早已随时准备终结高校录取种族歧视;而民主党提名的四位大法官,毫无疑问将坚定捍卫种族歧视。关键的一票将落在共和党总统提名,一直主张严格限制种族偏向的大法官Kennedy身上。但现在Scalia,Kennedy和另两名大法官都已接近或超过八十岁,随时可能退休,因而负责提名大法官的下届总统,很可能决定我们的后代是否继续遭受制度性种族歧视。

 ----------------------------------------------------------------------------v>


决战在高院 (1) 平地惊雷

决战在高院 (2) 战局综述

决战在高院 (3) 高院简介

决战在高院 (4) 加州风云

决战在高院 (5) 姊妹双案

决战在高院 (6) 德州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