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战在高院 (1) 平地惊雷


Henry Yang    06/21     9235    
4.5/45 

2014年初春,正当广大亚裔民众还沉浸在暂时击退SCA5的胜利喜悦中时,另一场决战正在悄悄临近。很少有人意识到,我们奋力捍卫的禁止种族歧视的Prop.209的命运,此刻已经完全不受我们控制,而是交给了两千四百英里之外美州大陆另一端的八位黑袍人士来决定。

这些黑袍人士就是联邦最高法院的大法官。随时可能到来的高院对Schuette v. Coalition to Defend Affirmative Action一案的判决,将要决定Prop.209的生死。

时间回溯到2006年,仿照加州的Proposition 209,依据联邦宪法第十四修正案,密歇根选民以压倒多数通过Proposal 2,禁止在高校招生中进行种族歧视。

随后,一个绕口令般的组织 “Coalition to Defend Affirmative Action, Integration & Immigrant Rights, and Fight for Equality By Any Means Necessary” (BAMN),向联邦法院提出诉讼,诉讼的理由比绕口令还要绕口:依照宪法第十四修正案禁止种族歧视的密歇根州Proposal 2,在政治进程上违背了宪法第十四修正案造成了种族歧视。2011年,联邦第六巡回上诉法院三名法官审判小组终于被这奇特逻辑绕了进去,判定Proposal 2违宪。

大概只有美国这样诉讼文化高度发达的国家,才能诞生这精神分裂的判决。但是在经历了SCA5这场大戏,聆听过西黑议员的联合声明之后,再回头看看任何挑战基本逻辑和常识的论调我们都已是见怪不怪。

2012年,第六巡回上诉法院全体法官以8:7维持三名法官审判小组的判决。判定Proposal 2违宪的八位法官中七位由民主党总统任命;而捍卫Proposal 2的七位法官,全部由共和党总统任命。

BAMN在挑战Michigan Proposal 2 的同时,也在联邦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挑战California Prop. 209,这就是Coalition to Defend Affirmative Action v. Brown。被告是代表Prop. 209的民主党籍加州州长Jerry Brown。正当人们期待Brown信守他就职宣誓时的庄严承诺捍卫加州宪法时,奇怪的一幕出现了,身为被告的Jerry Brown,向法院提交Brief为原告BAMN辩护,企图推翻Prop. 209,推翻自己理应捍卫的加州宪法。虽然第九巡回上诉法院最终判定Prop.209合法,但这Jerry Brown vs. Jerry Brown的闹剧,一时在坊间传为笑谈。

言归正传,密歇根共和党籍总检察长Bill Schuett不信邪,坚定地把官司打到了最高法院。至此,加州Proposition 209和密歇根Proposal 2的命运紧紧地绑在一起。一旦Proposal 2在高院被推翻,Proposition 209也会跟着被推翻。所以,加州民主党籍总检察长Kamala Harris急不可耐地代表加州向最高法院递交了amicus curiae (friend of the court),支持BAMN, 反对Proposal 2,挑战她也曾经宣誓捍卫的加州宪法。San Francisco, Oakland, Berkeley, Alameda County等民主党主导市县也急忙跟进, President and Chancellors of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也不出所料集体跳出来反对Proposal 2, 企图借此良机一举废除让他们“suffer”(UCLA校长语)已久的Prop.209。

2013年10月,最高法院就此案开庭听证。在法庭上,Bill Schuette据理力争, BAMN律师洋相出尽。在此后长达半年等待判决的时间里, Proposal 2和Proposition 209命运叵测。一旦Proposal 2在高院被推翻,我们抗击SCA5历尽艰辛获得的成就和胜利,也将在一瞬间化为乌有。


2014年4月22日,我和往常一样,早晨醒来睁开眼睛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手机,查看scotusblog的高院最新动态。和往常不同的是,这天的网页最上端醒目地刊登着一行人们期待已久的最新消息:最高法院以6:2压倒多数维持密歇根的Proposal 2。我不太确信自己是否完全睡醒,又google了一把新闻,立刻看到各大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这时我才确信,我们刚刚赢得了这场关键战役。

高院的判决如同平地惊雷,惊醒了注意力正集中在加州议会竞选的人们:原来抗击SCA5的战场不仅仅局限在加州,联邦战场也一样惊心动魄。决定我们自己和后代命运的,不仅仅是萨克拉门托那贡献出三名民主党罪犯的120位州议员,更重要的是联邦最高法院那九位大法官,和提名这些大法官的美国总统,以及确认总统提名人选的100名联邦参议员。在捍卫密歇根禁止种族歧视的Proposal 2的六名大法官中,五名由共和党总统任命;反对Proposal 2,试图为种族歧视保驾护航的两名大法官均由民主党总统任命。

就像近距离掠过地球的小行星,Schuette v. Coalition to Defend Affirmative Action一案让我们惊出一身冷汗。在SCA5被打回加州参议院仅仅一个多月时间里,在联邦战场,我们第二次保住了抗击种族歧视的最后阵地。

--Henry Y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