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加州大选展望 (3) Assembly District 16 (Catharine Baker)


Henry Yang    09/14     9123    
4.6/10 

撰稿:Henry Yang, SVCA



"Our Caucuses are committed to putting this issue (SCA5) before the voters of California." -- Latino and Black Legislative Caucuses Joint Statement on SCA 5, after it was shelved in state senate.
----------------------------------------------------------------
 

2008年11月4日,共和党候选人Abram Wilson在加州众议院的选举中以微弱差距输给民主党人Joan Buchanan,从而丢掉三谷地带的共和党席位,旧金山湾区最后一盏理性之灯熄灭。从此之后,在总人口达七百万的旧金山湾区,从联邦到加州所有参众议员席位全部被民主党人所把持。我们这些辛勤工作努力缴税的选民们,在许多重大问题上被和自己立场完全相反的民主党议员所代表。他们“代表”我们增加我们的税收,"代表"我们帮助非法移民合法化并挥霍我们缴纳的税款,"代表"我们试图剥夺我们子女的公平教育机会(SCA5),"代表"我们,将原本人杰地灵的加利福尼亚一步步引向经济迟滞教育落后政治腐败的一党专政的梦魇。

在长达六年的失望与麻木,和最近的愤怒和呐喊之后,湾区华人终于有希望帮助共和党在今年11月的大选中夺回加州众议院一席,将理智的灯光在湾区重新点亮。

这个希望就是Assembly District 16 (AD16)的共和党候选人Catharine Baker。

AD16地处东北湾三谷地带,覆盖Dublin, Pleasanton, Livermore, San Ramon等主要城市。从事律师职业的Baker,在就读于UC Berkeley法学院时,就坚定地捍卫Prop 209,反对按皮肤颜色设置不同录取标准。Baker反对BART罢工,支持养老金改革,拥有大量的社区服务和公共政策经验。而学生时代战胜癌症的特殊经历,更锻造了她坚定刚毅,百折不挠的性格,让她能勇敢地站出来挑战工会等庞大特殊利益集团,挑战一党独大的加州政治毒瘤。

而Baker的竞选对手,民主党人Tim Sbranti,恰恰代表了加州民主党的极左翼理念。Sbranti曾领导California Teachers Association(CTA)的political action committee,而CTA享有"the worst union in America"的美誉,在大幅降低加州中小学教育质量上居功至伟。CTA也是加州最大的政治捐款机器,培养了大批民主党政客。作为报答,这些政客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制定了许多有利于CTA扩张的公共政策。这种权钱结合的恶性循环,正是加州民主党一党独大的主因之一。Sbranti还支持BART工会的罢工权利,以湾区每天四十万乘客的交通便利和整个湾区经济作人质,来满足BART工会的苛刻谈判条件。在涉及华人核心利益的公平教育问题上,根据Sbranti的历来表现,SCA5一旦僵尸复活,他毫无疑问会投赞成票。

AD16是湾区共和党实力最强的选区,选民中白人约占75%,亚裔约12%但人数不断增长,西裔和非裔总计10%。尽管如此,民主党的选民注册人数仍然比共和党高出7个百分点:39.7% : 32.4%。但在美国政治选举中,7个百分点的注册差距经常能被克服:加州参议院第12和14选区的共和党候选人Anthony Cannella和Andy Vidak,就是分别在注册选民落后18个和17个百分点的形势下赢得选举,更不用提在2010年马萨诸塞联邦参议员特殊选举中,共和党人Scott Brown在两党注册选民1:3的极度逆境中那力挽狂澜史诗般的胜利。今年的选举有很多因素有力于Catharine Baker:

1. SCA5造成的亚裔选民,尤其是华裔选民的觉醒,将促使他们中相当一批人从民主党转投共和党。

2. 中期选举民主党的投票率较低。根据以往的Exit Poll, 共和党能追回2-3个百分点;

3. Baker是共和党的温和派,Sbranti是民主党的极左派,有利于Baker争夺中间派选民;

4. 加州民主党参议员那高达14.3%的犯罪(或嫌疑犯罪)率,或多或少对所有竞选州议员的共和党候选人都有帮助;

5. Obama总统失败的外交和移民政策,引发了中美洲非法移民,乌克兰,ISIS等一连串重大危机,对全国的民主党竞选形势都有负面影响。

但是Sbranti的最大优势,在于他作为Dublin市长的知名度和他身后工会组织那令人生畏的庞大人力和财力。最近几天,大概已经察觉出Sbranti的竞选形势吃紧,大批捐款开始涌入Sbranti的竞选帐号和支持Sbranti的独立政治机构。

以上几点因素的综合,完全可以抵消民主党的选民注册优势,两党基本势均力敌。这也被初选的结果所证实:初选中Baker以36.7% : 29.2%领先Sbranti。另两名民主党共得34%的选票,虽然分掉了Sbranti大批民主党选票,但两人都是温和派民主党,也分掉了许多大选中会投Baker的无党派和温和共和党选票。

今秋AD16的决战阵势,已经在Baker和Sbranti两个阵营之间摆开:一方依靠的是智慧,意志和信念;另一方依靠的是铺天盖地的宣传和欺骗。这场决战的结果,不仅有可能决定能否打破湾区民主党那令人窒息的禁锢,甚至有可能决定能否打破民主党在整个加州Assembly的绝对多数,决定SCA5能否卷土重来,决定各色各样稀奇古怪的法案能否在萨克拉门托畅行无阻。在双方势均力敌的决战前夜,华人草根对Catharine Baker的人力和财务支持将变得弥足珍贵。在经历了长达半年的抗击SCA5,初选和大选备战,许多人都已经疲惫或松懈,但是我们永远不该忘记2014年二三月间我们经历的绝望和希望,乞求和抗议,汗水和眼泪;不能忘记民主党议员或“明日之星”们对我们的蔑视,搪塞,躲避和在电视上公然的背后一击。这一切本不该发生,这一切绝不允许再发生,这一切我们完全有希望凭借自己的力量去阻止:让我们再次汇集出发,叩响三谷地区每一户大门,将Catharine的标牌插满AD16的大街小巷;让我们拿起电话,游说选民和亲友;让我们敞开钱包,捐款bakerforassembly.com,投资我们自己的未来,确保我们的利益不再被政客们出卖。

而我们的努力,必将融入这个国家亚裔觉醒的光荣历史。

========================================

Baker 捐款链接: